宁泽涛“被开革”信函曝光时间奇妙 回归之路尚未堵逝

2017-02-25 15:18

  2月22日,一封国家体育总局游泳治理中央致海军游泳队的信函在社交网络疯转,信函称“宁泽涛被调整回海军队进行训练”,随后《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证明了这封信函内容的切实性。

  但在稍晚时候,宁泽涛自己通过一家和他有过配合关系的网络媒体对该事件进行了回复。

  他并没有否认自己离开国家队的事实,但同时他强调,自己早在2016年9月19日就提交了“退出国家队的情形说明”,当时的理由是身体起因。宁泽涛也表示,本人并未看到过类似信函。

  由此,宁泽涛这位人气极高的世锦赛冠军与游泳中心的是是非非再生波澜,他的回归之路看上去也艰难重重。

网传“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致海军游泳队”的一封信函。

  信函曝光时间点“奇妙”

  自从里约奥运会落幕后,宁泽涛就淡出了赛场,在游泳队奥运归来的各种活动上难觅他的踪影。

  从去年9月9日起,全国游泳锦标赛、短池世界杯系列赛北京站、亚锦赛跟世界短池锦标赛等等一系列国家队参加的大赛,他也一并缺席。

  一周前,腾讯体育曾报道称,春节前宁泽涛的经纪人在回复采访请求时曾说:“谢谢媒体的关心。当初宁泽涛正在国家队休养训练,如果想要采访,春节后请跟游泳中心联系。”

宁泽涛和教练叶瑾。

  新闻一出,加上宁泽涛在春节期间始终在河南老家保持训练,让不少粉丝和媒体料想,这位人气极高的世界冠军回归泳坛乃至国家队峰回路转。

  但随后,这封信函却通过社交网络的方式曝光,甚至连游泳中心官员也措手不迭,不得不筛选稍晚后通过官方口径来进行回应

  这样奥妙的时光节点与此前经纪人回应中的暧昧令人玩味。

  汹涌新闻记者在第一时间致电了宁泽涛的经纪人、游泳管理中心主任王路生和国家队领队许琦,但三人都未接听电话。

宁泽涛加入某品牌冬季名目运动。

  “调整”而非“开除”,信函措辞谨严

  回到那封成为焦点的信函,其中的措辞极为谨严。

  里约奥运会前后,宁泽涛因代言问题与游泳中心的抵牾公开化,即便如此,游泳中央在官方回应中始终含糊其辞不针对问题给出正面解答。

  在这封信函中,同样措辞讲求??“你队宁泽涛今年以来,未经批准擅自代言广告,不服从国家队比赛安排,拒绝参加接力名目资格赛,重大违反了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游泳协会相关规定,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调解宁泽涛回你队训练,其训练、生活及反愉快剂相关管理工作由你队负责。”

  诚然游泳核心对宁泽涛的“开革”处分决议基本属实,但在任何公终场所,中央的措辞都非常谨慎,用“调剂出队”调换“开革”一词。

  只管信函真伪还未有定论,但在这份曝光的信函里,对宁泽涛的处罚决定也利用了“调整”。一言蔽之,国度队好像也并不愿彻底断绝这位世界冠军的回归之路。

  宁泽涛在里约奥运战绩不佳。

  里约奥运会前,曾有总局领导过问宁泽涛与游泳中心的代言纠纷,因此原本可能无缘里约的宁泽涛赶上了奥运会的“末班车”。

  而据澎湃新闻记者理解,游泳中心方面并未主动接洽宁泽涛方面重返国家队一事,但欲望他可以自动解决代言问题,清除回归妨碍。

  但宁泽涛方面也并未取舍主动与国家队、游泳中心进行沟通。加之央视体育频道去年11月播出的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再次引发舆论话题,宁泽涛甚至也抛出了一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成果,双方最终都未取舍迈出“和解”的第一步。

  

  宁泽涛在纪录片中讲述了他在奥运前的“冤屈”。

  “三无职员”宁泽涛?

  在淡出赛场的日子里,宁泽涛并不回到海军游泳队,相反他在奥运会后开端抉择办理改行手续。此前,一位海军游泳队的相干人士向磅礴消息记者证实,“由于转业工作须要一定周期,宁泽涛可能要到7月才华彻底实现转业。”、同时他也泄露,奥运会后宁泽涛再也未随海部队练习。

  据河南媒体《大河报》此前吐露,今年春节期间,宁泽涛开始在河南体育局游泳馆跟着河南队教练张鹏训练。但他也未向河南体育局方面提出注册意愿。

  一方面退出国家队,一方面又办理转业,一方面也并未挂靠母队河南队。夸张地说,宁泽涛成了“三无人员”。

  在这段“自由身”的日子里,宁泽涛签约了新的援助商阿迪达斯,偶尔在一些品牌或商业活动中站台亮相,其余时间判若两人地低调,甚至当河南游泳队春节后开启海外训练时,河南方面也并不清楚宁泽涛的行踪跟安排。

  事实上,假如宁泽涛未来长期缺乏赛场的曝光度,并分歧乎新支援商重金揽约,聚焦体育的目标。

  2017年是这位体坛人气偶像的本命年,也有着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7月)和全运会(9月)这样的国内外重大比赛。资助商显然也渴望这位现在愈发低调的世界冠军可能在泳池有更多亮相的机会,他也曾在多个公然场合表现要游下去。

  

  乳品代言,他和国家队破裂的开始。

  代言问题,无奈解决的心结

  然而,摆在宁泽涛面前的回归艰苦仍然挥之不去。

  “自在身”让宁泽涛有了更多的贸易决定权,但要浮现在天津全运会(按目前的恢复进度看,最为事实)的赛场,他至少需要参加4月15日的全国冠军赛或者6月的竞赛,争取全运会资历。这也象征着,他必需挂靠河南队。

  对此,河南体育局方面的态度也很简单??回来能够,必须静心。

  “如果他从当初开始可能心无旁骛地踏实训练,凭他的技能功底,到全运会期间取得好成绩也不是不可能,但前提是他必须认清事实,严格恳求自己,一点都不能疏忽。”

  河南游泳活动管理中心主任杨青山这多少月来多次向媒体强调,“宁泽涛回归的条件是??潜心训练”。

  对回归国家队,宁泽涛的路更加艰难,违规代言始终是双方的心结。

  此番,和此前的乳品代言纠纷一样,宁泽涛签约的新赞助商更是与游泳队的服装赞助商互为竞品,在这样的情况下,游泳中心可能仍然不会松口。

  一旦无奈解决代言问题,宁泽涛还是难以回归。代言中的孰是孰非,在双方沉默的语境背地,或者难有答案,但两败俱伤无疑是最坏的结果。

编辑: